正版香蕉视频app污网手机版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这种赌注太吓人了。

一亿圣灵精石,这简直是个天文数字,哪怕是天级杀手,怕是也需要上万年才能积蓄到如此恐怖的财富。

不愧是王者,那般风轻云淡,好像这一亿圣灵精石,只是毛毛雨,不值一提。

而后,所有人的目光,都瞥向林凡了。

他……敢接吗?

拿什么接?

须知,在这赌约前,夜叉王可就断了其所有后路,这个时候,哪怕是罗刹王,都不可能会出面支援,否则木易可就真的成为一个天大的笑话了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修罗王突然大笑,声震四野:“夜叉,如此苦逼木易,怕是会惹得佳人盛怒。”

夜叉王耸耸肩:“本王只是想让他知晓,自己是什么货色,哪怕他攀上了高枝,但在我面前,依旧渺小如蝼蚁而已。”

连续的开口,这夜叉王都半点不留情,以种种方式,差不多将林凡贬低到尘埃中去了。

特别是,若林凡此次不能接受其赌约,那么……

空灵气质水瓶座美女柔美朦胧感写真

他真的没有脸在这森罗界呆了。

夜叉王眼神轻蔑而讥诮的扫来,而后摆摆手:“说声抱歉,承认自己的不知好歹,本王便放一马。”

更可恶了!

说是放林凡一马。

但其实上,这是更进一步的逼迫。

“啧啧。”林凡笑了,所有人都不懂。

怎么在这种时候,他还能笑出来。

是被刺激与打压得太狠?

“失望。”

在万众瞩目下,林凡叹息:“原以为,堂堂王者下注,会有别样惊喜,至少不会这般的俗套,但却是……哎,罢了罢了,没了兴致,本尊不赌也罢。”

满场都在喝倒彩!

这木易,冷嘲热讽。

但全面的都是废话,只有最后那一句‘不赌也罢’才是正题!

太无耻。

分明是自己不敢赌,无能赌,却是要将这过错算在夜叉王身上。

“呵呵。”夜叉王轻笑,很讥诮。

他既然已经决定,要将林凡赶绝,至少要让他没脸继续呆在这森罗界。

怎么可能放弃?

况且,这木易如此冷嘲热讽……若是他不乘胜追击,岂不是没趣?

他怪笑着,轻飘飘的看向林凡,道:“不知木易兄弟要什么赌注,才会觉得有趣,才会觉得惊喜?”

“还要赌?”林凡眼中出现诧异。

这更让人吃准,他就是拿不出那一亿圣灵精石,才会故意如此了。

“当然。”夜叉王笑眯眯:“本王最美好的品格,便是成人之美,既然木易兄弟有兴趣,本王岂能失陪?”

而后,他大手一挥:“且说的赌注,若是本王不能跟上,便算本王输,便算本王低一筹。”

林凡耸肩,顿时又是满场哄笑。

“好吧……既然夜叉王如此抬爱在下,在下若不奉陪,那岂非不识抬举?”林凡开口,而后带着笑意,他缓缓的从指节摘下符戒,让其飘在空中,而后一缕精芒射去。

顿时,便有一个极细的黑洞出现……

“我的天呐!”

“天呐!这般之多的圣灵精石……”

“这木易是掘了数十座圣灵精石矿吗?那圣灵精石如雨下,堆满了罗刹王前方的百丈空地!”

所有人都心惊肉跳!

这种刺激太恐怖了,从那黑洞中,一块又一块散发出七彩幽光的圣灵精石如雨点一般倾落,很快,竟然就垒砌了一座圣灵精石山!

何止一亿?

怕是数十亿都有。

“看,本尊这种东西太多太多了,都已经麻木。”林凡悠哉的看着脸色铁青的夜叉王,而后叹息:“也就因为太多,所以对于以拿这种东西作为赌注的人,都觉得是废材,废物,是低级趣味。”

而后,他突然捂住嘴巴:“当然,我这不是在说夜叉王兄。”

“吼……木易辱我!”夜叉王咆哮。

“千万别此地无银,我真的不是在说。”林凡很委屈,而后道:“好吧好吧,我来谈正题。”

林凡眼中寒光一闪。

这小杂碎,屡次的想要将他踩入尘埃中,一次又一次的羞他辱他,他怎能不反击?

手一挥,顿时那些圣灵精石倒卷而回,转瞬,那圣灵精石山便全都被收回了,至少数十万道贪婪的目光,都狠狠的钉在林凡身上,但林凡何曾在乎?

“本尊与人对赌,皆以天地奇宝,夜叉王可敢来?”林凡证明了自己的财力,现在主客移位,是他在邀战!

“桀桀……本王已经说过,若本王不能奉陪的赌局,算我低一等,算我输!”夜叉王真的怒了,巴不得赶紧到王战时,他一定要将这废物杀个稀碎。

“好吧。”林凡笑了,他指尖一弹,顿时一块奇石出现。

初时只有一小点,但很快,却是十尺见方,混沌气息弥漫:“这算是第一种赌注。”

夜叉王的脸色沉了,心也沉了!

这是混沌石!

只是这东西,已经称得上天下仅有!

但,听对面的意思,这根本不算什么?

确实,这混沌石,局限太大。

嗡。

又有一块奇石,被林凡弹出来了!

“天呐!这是……玄黄母金!”

有人惊叫,死死的抱着自己的头,有些人在猛力的擦拭自己的眼睛。

这种只在传说中出现的母金,竟然出现在自己眼前?

若非是,这展示此物的,就在王台上,肯定会有人要去争夺。

“星空母金……”

渐渐的,惊呼声竟然少了下来。

只因,连续四五种母金出现,他们好像都被震撼得麻木了。

“好吧……我觉得差不多够了,当然,如果夜叉王有兴致,本尊这里倒是还有些储藏,可以拿出来,陪玩个尽兴。”林凡戏谑的盯着夜叉王。

夜叉王脸色煞白。

务须在拿出。

只是这几种母金,就足以将他压死!

哪怕他搬空夜叉王宫,都不足以找出,能以这几种母金对等的赌资来。

罗刹王静静的看着林凡,她半句话都没有说。

也根本搞不懂,为何林凡此次会这般的嚣张与放肆。

财不露白,这个道理,莫非,他不懂吗?

但若非不懂,又怎么会如此?

只为了羞辱夜叉王吗?

Social taggin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