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丝瓜芭乐樱桃秋葵污污

草莓丝瓜芭乐樱桃秋葵污污 季允刚走出医院,正准备开车离开,路过一丛绿化树时,旁边突然窜了个人出来,速度极快的抓住她的手腕把她往后一拽,季允没防备,身形一晃,险些摔倒。

等到稳住身形,她抬头一看,辛玉正气呼呼的看着她,眼睛都红了。

“你进去了十七分钟!!!!!”辛玉怒道:“拿个iPad要那么久吗?”

“……”季允又好笑又头疼,脸上却不得不装出一副无辜至极的样子:“我跟他说了会儿话。”

“说什么?”

“我跟他说,以后不要再招惹你了。”

“还有呢?”

“也不要再招惹我了。”

辛玉紧绷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下,想了想,又问:“他什么反应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不知道?”

“我说完就走了。”

铁轨上的清纯天使

这句话彻底取悦了辛玉,他傲娇的哼哼了两声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“所以,你可以放开我了吧。”季允低头看着他的手,用眼神示意,你弄疼我了。

辛玉闻言不仅没放手,反而顺着她的手臂一路下滑,直接握住她的手和她十指紧扣:“走。”

“去哪儿?”

“去你家。”

季允一愣,被他拖上车后不解的问:“去我家干嘛呀?”

“提亲!”

“……”季允彻底愣住了。

辛玉启动车,打着方向盘往季家的方向驶去:“顺便拿户口本,今天就去把结婚证办了,免得夜长梦多。”

季允半晌说不出话。

辛玉说这番话的时候本来就没什么底气,所以一路装出凶神恶煞的样子来武装自己,此时季允不说话,他心里更没底了,立刻凶巴巴的说:“你不愿意?”

季允顿了顿:“恩,我不愿意。”

辛玉猛地一脚踩下刹车,扭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她,一字一顿咬牙切齿,携带着雷霆之势:“季允,你再说一遍?”

面对这样龇牙咧嘴,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咬她一口的辛玉,季允眼里没有丝毫慌乱,只是淡淡的说:“大哥对我有意见,黎蕴川又还住在医院,于情于理,领证都不应该是在这个时候。”

“这些你别管,我就问你一句,你是不愿意,还是不敢?”

季允太阳穴隐隐作痛,辛玉跋扈惯了,他想要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到,比如今天他说要领证,那他就一定要领证,把她绑过去也在所不惜,但是他完全没有想过,一旦在这个关头领证,赫连胤以后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待她。

在赫连胤眼里,辛玉一直是个单纯到近乎傻逼的男人,这么单纯的一个人跟她这个“心机深沉”的女人在一起,本来就让他很不满了,这个时候结婚领证,无异于火上浇油,婚姻这种事,一旦有了那本受法律约束的结婚证,以后很多事就很难说了。

“……我不敢。”季允无奈的说:“辛玉,你能体会我的心情吗?”

“不能!”辛玉死死的咬着后槽牙,眼睛红得快要哭出来一样,半晌,他突然掏出手机,速度极快的拨通一个号码。